泰安

返回旧版

加入收藏

鲁商故事

首页 > 泰安 > 商道

泰禾集团:黑马泰禾的"中国风"

来源:新浪 时间:2015-03-02 11:09:53

  专访全国政协委员、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我们有责任让有中国人文情怀的建筑重新崛起。”

  新年伊始,刚过知天命之年的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便收到了一份大礼。

  中国房地产行业权威研究机构——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发布“2014年中国房地产销售额百亿企业榜”,泰禾集团以230亿元的销售额挺进全国销售30强。从168亿元到230亿元,从全国50强到全国30强,泰禾集团仅用了一年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额同比降幅近8%,在这样的弱市环境下,泰禾逆市突围,成功实现“弯道超车”,全年销售额依然保持35%以上的增速,成为2014年一匹不折不扣的黑马。

  然而,作为一名全国政协委员,黄其森关心的不仅仅是泰禾自身的业绩。习近平总书记所批评的“奇奇怪怪的建筑”,以及满城尽是舶来品的千城一面,正是他视野里的“沙子”。“我们有责任让有中国人文情怀的建筑重新崛起。”他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决战京沪

  2014年发家于福建的泰禾在北京斩获两个销冠:高端产品泰禾北京院子摘得2014年度北京别墅销冠,并有望成为全国2000万元以上别墅销冠;中端产品泰禾1号街区则夺得京城商住房年度销冠,泰禾也由此进入北京销售10强。

  在上海,其开山之作“泰禾红御”自去年9月底开盘以来持续热销,创造超过12亿元的单盘销售额,在上海市区中环地段名列前茅。

  在过去两年间,聚焦一线成为大多数房企的战略选择,一线城市的市场优势和抗风险能力在行业调整期的2014年日益凸显。

  早在2002年,黄其森就挥师进京,开始布局一线城市。2013年之后的异军突起,不过是泰禾“扎根福建本土,深耕一线城市”的水到渠成之作。

  然而,京、沪二地已是房地产企业红海,作为后来者,泰禾面临的压力来自四面八方。黄其森的应对之策是用产品说话。已经深耕北京10年有余的院子系列产品,在此时开始发力。30多亿元的单盘销售,令泰禾在北京一炮而红。

  机会从来眷顾有准备的人。泰禾打造的院子系列产品,其走红看似偶然,但背后是黄其森对行业的精确判断和对建筑产品的敏锐嗅觉。

  黄其森在历年的政协提案中,对近年来不断出现的“奇奇怪怪的建筑”,以及满城尽是舶来品的千城一面很是担忧。他呼吁推动地产“中国风”,莫让“乡愁”变异成“洋味”,要做记得住乡愁的中国情怀的建筑。

  泰禾身体力行的方式则是,以最中国的方式,打造了北京东部最具影响力的高端产品。其成就泰禾速度的同时,恰恰促成了个人情怀与行业走势的无缝连接。

  中国风

  不论任何行业,安身立命首要任务是做好产品,竞争激烈的地产业尤其如此。黄其森在多个场合表示,“市场缺的不是需求,而是好的产品。”

  三年之前,不少企业面对行业低谷,开始在产品上做减法,试图以价换量,黄其森却偏执地做起了加法。他力图把产品做到极致:公司不仅花巨资积极探索并打造能承担历史和文化、延续城市文脉的新中式院落别墅“院子系”产品,而且把中式元素从“院子系”产品延伸至其他项目,如北京泰禾拾景园、上海泰禾红御等,让更多人领会到中国建筑的独特精神内涵和审美情趣。

  2014年,甚至被称为“院子”元年。黄其森主编的名家散文集《院子里的中国》在同一年出版发行,独树一帜的地产“中国风”和“文化风”一时成为行业热议话题,泰禾的打法也引发不少房企效仿,中式产品几乎领一时风气之先。

  说起中国的庭院,黄其森感触颇深。“三坊七巷”是福州历史之源、文化之根,福建人黄其森自然对其感情深厚,中国传统建筑文化也因此植根于他的心中。

  在黄其森看来,中国院落中的和谐美、模糊美、均衡美、文化美以及精神美,始终蕴藏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值得每一个人去挖掘、深思、传承与创造。

  近30年来各地具有中国人文情怀和地域特色的建筑不断消失,代之而来的是千城一面,甚至经常冒出一些造型奇怪的建筑。“这是因为设计者、决策者、建设者等缺少文化基因和文化自信,是一种浮躁又没有底气的懒政行为。”黄其森呼吁,政府部门在城市建设方面要有导向意识,因地制宜扭转建筑西化的崇洋风气,鼓励和扶持“新中式”建筑。

  保护传统村落

  致力于中国建筑文化复兴的黄其森还十分关注中国传统村落的保护。在他看来,除了对中国传统村落的任意大拆大建,内在的物质与非物质文化方面的消失更值得关注。不少传统村落及建筑成了旅游景区,仅留其形,不见其神。

  “在城镇化推进的当下,传统村落的保护显得更为必要和迫切。那些传承了中国文化的村落至今仍然充满生命力,所以祖宗留下的东西要珍惜。”黄其森说。

  事实上,近年来,云南丽江古城、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丽江束河古城以及巍山古城等先后发生火灾,都是源于过度的商业化不仅破坏了古城的人文环境的破坏,最终连“形”也被毁于一旦。

  在黄其森看来,大多数古村落的保护工作也陷入这样一种困境:不出手,可能会快速消亡;一出手,又可能会因用力过猛或方法不对,导致其变味甚至加速破坏。要往哪个方向保护,往往也是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地方政府希望改变目前面貌,当地群众希望步入现代化生活,旅游业者希望把古村落风貌变成商品赚钱,专家学者希望保存古村落的原生态。其实,建筑是文化的载体,中国传统村落的保护应当形神兼备。

  在城镇化飞速发展的今天,要实现传统村落物质与非物质文化的保护,黄其森认为,地方政府应当使这些村落具备造血功能,给其生产方式注入活力。这样才能使这些村落中生活的人们的生活形态、民俗信仰、道德与价值取向观念等在内的物质与非物质文化更好地存在下去。 来源 财经国家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