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商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鲁商人物 > 正文

刘恩磊:精钻人生 咫尺匠心

来源:来源:青岛工匠 时间:2016-05-06 17:31:48

  在青岛港见到刘恩磊时,他正在一台有一人多高的摇臂钻床前进行钻孔作业。这个弓着腰,紧握手把,目光如炬而又一丝不苟的技术大师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看上去坚毅而执着,在机器的轰鸣中站成了一道“风景”。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刘恩磊的钻孔工作暂时完成,他关停机器对着众人腼腆地微笑,刚刚紧握手把的双手已经被油漆浸染成了黑色。这是一双纹路深刻,粗糙而干燥的双手,老茧布满手掌。“不能带手套,安全需要,也为了掌握得更精准。”刘恩磊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说这话时,那个气场强盛的“大师”不见了,他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而朴实的港口工人。

  对刘恩磊的最初印象,很容易就想到了德国企业家们挂在嘴边的话:“就算做螺丝钉也要做到最好”。每一个细节都印证他在工作中融入的智慧和心血。在他身上所体现出的专业素养和精益求精的执着,已经是对工匠精神最好的诠释。

  >>>>一根头发丝的误差也不行

  今年四十岁的刘恩磊是青岛港国际股份有限公司港机分公司钳工班的班长。虽然刚过不惑之年,但他已经在岗位上兢兢业业奉献了21年。

  1995年12月,刚刚从青岛铸造机械厂技校毕业的刘恩磊入职青岛港,一直从事钳工工作。21年中,他通过自学取得了大专文凭,钳工高级技师资格证,并连续两年被青岛港集团聘为首席技师。

  在旁人看来,刘恩磊的工作是枯燥乏味的,每天与之相伴的只有冷冰冰的钢板、钻头。而刘恩磊却乐在其中。与钻头打了二十年的交道,他已经达到了人机合一的境界, “钻铰、攻丝要达到稳、准、精、快,必须丝毫不差。”刘恩磊的功底是“磨”出来的,掌握钻头的准度,要心、眼、手、甚至气息都协调一致,必须要有多年的苦练。

  耐得住寂寞,稳得住根基。刘恩磊所表现出来的“凝神专一”的精神难能可贵。他的徒弟刘香淋告诉记者:“师傅经常泡上一杯茶,在工作台旁边对着钢架一站就是一天,喝上一口茶就算休息了,连位置都不会离开。”

  伴随着港口的大发展,港机大机制造数量越来越多,制造的工艺要求和质量标准也越来越高。刘恩磊告诉记者,一台机械需要钻铰、攻丝的孔近上万个,如果其中一个孔出现偏差,就会导致大机装配无法进行,影响产品质量。

  “质量是产品的生命线,尤其是精度要求特别高的工序,钻孔的位置连一根发丝细度的误差也不行。”这是刘恩磊对自己的要求。他认为,技术的历练最终要达成职业的担当,这也是每个人应尽的社会责任。

  2011年,董家口港区制造安装转载楼,整个转载楼上有上万个孔,加工精度极高,连接板的加工精度更是连头发丝的误差也不能有,而经过几次加工试验,都存在2毫米的误差,工程一度停工。

  刘恩磊得知之后主动请缨,承担连接板加工任务,他精湛的技艺,不仅使加工的孔全部控制在了0.2毫米的误差范围内,而且比原计划提前10天完成了任务,为转载楼顺利安装提供了保障。

  >>>>为练绝技钻鸡蛋成魔

  从1997年至今,刘恩磊先后参加集团15届操作技术大比武,12次夺得第一名。2000年,在青岛市第六届技能大赛中,摘得钳工项目的桂冠。

  “宝剑锋从磨砺出”,刘恩磊的成绩得益于他年复一年的精雕细刻和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对于技艺的追求,他一丝不苟,如痴如醉。

  在青岛港,人人都知道刘恩磊有一项绝活:给生鸡蛋钻孔。这是他为了能够使钻铰更加精准,而想出的一个用钻床钻鸡蛋取皮的练习方法。

  在工作间,刘恩磊向众人展示了这项绝活。他将鸡蛋放置在台钻机中,先用眼睛观察了一下角度,然后操纵钻头,让钻头在鸡蛋上端接触游离。十秒后,刘恩磊将钻头停了下来,鸡蛋依旧矗立着,只是刚才被钻头接触过的地方有了一圈痕迹,中间还有个小孔。刘恩磊把鸡蛋从台钻上拿了下来,用一根极细的钢丝从蛋壳中心的小孔轻轻取下,一块圆形直径10毫米的鸡蛋壳被完整剥落,而生鸡蛋内的薄膜却没有丝毫损伤,透过透明的薄膜,可以看到里面的蛋液。

  刘恩磊告诉记者,这项绝活练的就是协调度,通过练心、练气,练眼,练手,追求人机合一的境界。为了练习鸡蛋钻孔,刘恩磊也吃了不少苦头,练习的时候一个鸡蛋有时要打上十几个孔,一个孔破了,就用胶布堵死接着打,那段时间,鸡蛋成了他的上班的必备物品,同事们都下班了,他还在车间里加班练。“每天对着鸡蛋,简直要走火入魔了”。刘恩磊笑言。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钻坏了上千个鸡蛋之后,刘恩磊终于成功了。这一绝技被集团命名为“恩磊精钻”员工品牌。刘恩磊的技艺也随之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期待中国制造照亮世界

  对于技术,刘恩磊对自己有着极高的要求,一定要精益求精,做到极致,做出境界。他笑言,自己就是那种有点“强迫症”的人,做什么都想要完美,对工作,对家庭都是如此。

  “很多人都觉得钳工这个职业没有意思,不就是对着冷冰冰的机械吗?我觉得完全不是这样,我的工作并不是简单的重复,我需要根据不同的任务来确定工序,争取用最高效的办法、最短的时间来解决难题。而每一次攻克,都让我觉得超越了自己,让我觉得兴奋。”刘恩磊说。

  2012年,董家口港区制造堆10500吨、取6000吨的堆取料机,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堆取料机,没有任何资料和经验可以借鉴。按照设计要求,小平衡梁安装到位后变形量不能大于1毫米,按原来的工艺制造,变形量都在10毫米以上。

  这个重担落在了刘恩磊的肩上,他潜心研究设计,白天晚上连轴转,经过大半个月的艰辛努力,设计的大车行走组合胎具一次研制成功。投入使用后,小平衡梁铆焊变形量被控制在1毫米以内,减少了划线和机加工辅助工序,而且提高工效3倍以上,节省购买专用设备资金20余万元。现在这项技术更广泛的应用在桥吊、自动化堆垛机等更高端的设备制造中。

  在刘恩磊的身上,你会看到他对于细节的专注,永不满足的品质追求;他对于工作的热爱,永不倦怠的激情;而同时,他始终要求自己要有职业尊重和社会担当。于他而言,技艺不仅是是他谋生的工具,也承载着他一生的尊严和梦想。

  谈及工匠精神,刘恩磊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爱岗敬业、精益求精、勇于创新”是他对于工匠精神的诠释。“我其实也研究过德国制造的一些器械,无论是走线还是外观,都堪称完美,我希望中国的制造者也能有这样精益求精的精神,我们每个人都做得更好一点,中国制造2025就为时不远。”刘恩磊谈到了自己的期冀,那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中国制造的品牌之光可以照亮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