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旧版

加入收藏

鲁商人物

首页 > 鲁商人物 > 正文

王守东:用一生创造了一个钢铁史上的神话

来源:中国山东网 时间:2016-03-25 08:49:43

王守东的一生获得了数不清的荣誉

  2016年1月2日清晨,莱芜市区的天空灰蒙蒙的。和这糟糕的天气一样,此时山东泰钢集团一万多名员工们的心里也笼罩着一层伤感。他们无法接受昨天还与他们一起并肩战斗的泰钢缔造者永远离开了他们。“为了众人事,含笑到九泉”,王守东,这位75岁的老人在他临终前兑现了自己的诺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依然奋斗在工作岗位上。

  掌舵泰钢30年,他创造了中国钢铁史上的神话

  “山东省最大的冷轧带钢生产基地和不锈钢生产基地”、“中国企业500强”、“中国制造业500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如今的泰钢集团是山东省乃至国内都首屈一指的大型钢铁深加工企业。在莱芜,提起泰钢和王守东,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不过,如今的年轻人却很少有人知道,泰钢集团的前身“地区小钢联”(泰安地区莱芜钢铁厂)曾因亏损近5000万元,而被政府在1981年强制关停,是王守东的力主,才让泰钢发展成为如今年销售额达300多亿元的钢铁业巨头。

  今年79岁的朱立功与王守东做了30多年同事。1984年,王守东有了要将地区小钢联重新扶上马的打算后,他第一个找的就是朱立功。“那时候虽然上级政府批准了小钢联恢复生产,但是启动资金需要自己解决。”朱立功说,为了凑齐这300万元的修复高炉资金,王守东曾自掏腰包独自提着煎饼和咸菜七下江南,三上青岛。在接二连三地吃到闭门羹后,最终,王守东用诚意打动了上海冶金局,并与上海冶金局达成协议,以三年内按国拨价格供应对方生铁3万吨为条件,争取到了对方300万元的投资。随后,王守东又用同样的方法在青岛、浙江、无锡和广东等地筹措了1000多万元的资金。

  当年为了筹措资金他到底吃了多少苦?随着王守东的离世,这个问题已经不得而知。不过,王守东曾经的老同事、71岁的石继生老人还依稀记得当年听人讲起过一件王守东在筹资过程中发生的小事。“那个年代,上海冶金局的大门并不好进,像王守东这种小地方来的而且一无所有的小人物想去跟人家领导谈合作简直是痴人说梦,他去了几次都没见到人家领导。”不过,最后王守东还是依靠自己团结群众的能力打动了上海冶金局的工作人员。“那时候他就成天靠在人家办公室里,等人家忙玩了,他和人家聊几句,然后给人家免费倒水、打扫卫生,才最终见到了人家的领导。”

  拿到了启动资金大家热情高涨,300名干部工人日夜奋战,仅用105天就攻克了311项难关,顺利完成了按常规10个月才能完成的高炉修复任务。1984年9月17日,对于王守东和泰钢人来说,绝对是刻骨铭心的记忆。当晚10时,55立方米的高炉一次点火成功,铁水灿灿,火花四溅,似一条火凤凰喷薄而出,工人们的脸被映得红彤彤的,浴火重生后的美丽与幸福只有亲历者才能感知。

  作为一起奋斗了多年的老同事老朋友,直到如今,朱立功和石继生仍旧接受不了王守东突然离世的消息。“他根本不是病死的,他就是活活累死的。”在谈到王守东去世时,石继生哽咽的告诉记者,王守东这辈子从来没给自己休过一个周末,他不是奋斗在工作岗位上,就是在不停地读书学习。

  舍小家为大家!他为了事业搭上了一双儿女的健康

  事业上取得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功,王守东自信对得起所有追随他的员工和生意伙伴。可是在对家人方面,他心里始终有个迈不过去的坎儿。女儿失明、小儿子高位截瘫,让这位老人时时刻感觉自己对不起他的儿女。

  1984年,王守东女儿王永玲的眼疾突然加重,而此时正值泰钢集团能否顺利恢复生产的关键时刻。虽然女儿一次次央求王守东带自己去医院治疗,可是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他,却一次又一次拒绝了女儿的要求,最终王守东的女儿因为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而终身失明。在一部关于王守东的纪录片里,王守东曾面对镜头哽咽着向女儿作出一个注定不能兑现的承诺,“我想等到来生,爸爸就做一名普通工人,什么也不做,每天陪你看太阳数星星,天天陪你在一起。”

  如果说王守东的女儿尚能用脚步去丈量这个世界,那么王守东的二儿子王永凯却因为父亲的执意安排而丧失了重新站起来的机会。1993年,从北京科技大学毕业后的王永凯被父亲安排到厂里工作,负责检查工程质量。那一天,下着大雨,过度劳累的王永凯一不小心从四楼坠落下来,导致颈椎骨锻炼而高位截瘫,得知消息的王守东曾几度失控。可是冷静下来的王守东,第二天一早就准时出现在了会议室,因为这天是泰钢集团雷打不动的党委会。虽然重人一再劝他会议可以延期,可是王守东却坚持把会开完后才去的医院。

  对于儿女们的要求,王守东总是一拖再拖。可是对于员工们提出的要求,王守东却会以最快的速度来解决。李涛如今已成长为泰钢集团的一名中层干部,可是在2004年时,还是一名普通员工的李涛曾在一次与王守东的偶遇中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向王守东提出了自己想到刚成立的自动化部去学习的要求。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第二天自己就接到了集团调令。“当时厂子里应该有6000多名员工,我怎么都没想到,王主席还会把我这个小员工的要求放在心上。”

  王守东把他的一生都献给了泰钢,可是对于自己的家庭和儿女们的愧疚,王守东总是把它们埋藏在心底。只有与老朋友和老伙计们聊天时,才会把自己的苦和他们讲讲。王守东的老伙计朱立功告诉记者,王守东曾不止一次在聊天中与他哭诉,“我这辈子事业上很成功,而且取得了一定成绩,可是我的家庭却注定是失败的。”如果当时不自作主张派儿子去高炉一线;如果给儿子更多的休息时间;如果不给儿子压上过多的重担……直到去世,王守东的心里依然带着对儿女们的那份愧疚。

  致富不忘群众,他帮助工业园内10个行政村脱贫

  弹指一挥间,到今年,泰钢恢复生产已整整32个年头了。与当年那个杂草丛生、残垣断壁的厂区相比,如今的泰钢厂区则是一个集各种功能于一身的现代化厂区。

  2003年,王守东启动了泰钢工业园的宏伟计划。本来用补偿金就可以解决的农民土地征用问题,王守东却出人意料的将工业园内10个行政村划到了泰钢集团的名下。在吸纳10个村庄的同时,泰钢也接纳了15000多村民。王守东对村委会实行改制,建立了7个实业总公司,土地被征用的农民实施集体入股,每年发给村民土地分红。泰钢集团还成立专门机构,逐村逐户调查核实,并根据生产需要和村民的实际情况,千方百计安排就业。如果被征家庭有无业人员,园区安排40岁以下的男性和25岁以下的女性全部就业,保证每月不少于2000元的收入,40岁到60岁的无业农民,也基本安排生产辅助工作,60岁以上的老人,则每月支付60元养老津贴,而且津贴随着老人年龄的增长而递增。

  亓娟是泰钢工业园内刘家庄村的村民,也是泰钢集团山东汶汇港物流有限公司的一名职工。在泰钢还未将工业园内村庄纳入进来时,亓娟只能以临时工的身份在一家国有银行做柜员。虽然工作也还算稳定,可因为是临时工,亓娟在那里参加不了任何单位组织的活动。得不到认同感,一直是亓娟心里迈不过去的一道坎儿。2004年,受益于泰钢工业园相关政策,亓娟以正式工的身份加入了泰钢这个大家庭。“收入增加了三分之一,最重要的是我在这里找到了归属感。”如今,不止是亓娟,她的弟弟、弟媳和堂妹都在大学毕业后加入到了泰钢这个大家庭。

  对土地尚未被征用的农民家庭,王守东帮助他们为适应将来的工业化做好准备,通过村落向实业公司的转型运作,逐渐向工业化过渡。但泰钢没有给这些公司经营压力,而是承担起了诸多政府职能,比如向各实业总公司党支部书记、经理等干部支付固定薪水等。园区设立后的一年多,泰钢对园内农村各种投资就达1200多万元,还支付了工资奖励、老年保障金等330多万元,先后扶持村民上马了钢渣处理、机械加工、测温仪器、耐火材料等十多个生产项目。

  泰钢工业园的马庄村就是依靠泰钢集团攫取了村里的第一桶金。依靠承接泰钢集团项目,马庄村赚到了一个多亿的收入。眼光超前的马庄村党支部书记吕学纪没有将这些钱分给村民了事,而是投巨资修建了雅鲁山风景区,并用剩下的资金开放房地产。“如今我们的呈润社区房价能达到4000多元每平,而周边的房价连三千都不到。”吕学纪笑着说。

  同样背靠泰钢工业园的刘家庄村因为受制于近年来经济形势的下滑,村里的明珠实业总公司去年仅收入300多万元。不过,直到今天,村里的党支部书记谷增臣仍然庆幸,当年建设工业园时,没有给村民们分钱了事。“我们村现在人均收入能达到11000多元,在泰钢集团打工的村民最少的每月也能拿到2200多元,而且过段时间村民们都会住上带有双气的楼房。”谷增臣告诉记者,如果当年把征地补偿款分了,村民根本不会过上如今的生活。

  王守东的大胆探索,大胆实践,让泰钢工业园项目成为新农村建设的典型,过去落后闭塞的农村,成为国内外商家赞不绝口的技术创新中心、产业孵化中心。泰钢通过其龙头带动作用,让莱芜城西贫困农民共同致富,为和谐美丽的莱芜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2012年,中共莱芜市委做出了建设泰钢不锈钢生态产业园、做大做强不锈钢深加工产业的重大战略决策。如今王守东的办公室里依然挂着不锈钢产业园的规划图纸,可是他却没有等到产业园落成的那天。(文/孙杰)